3年巨亏100亿,员工加班40小时后被裁!中国又一巨头倒下…

发表于 2017-07-15

时间倒退5年,那时候的国产手机可不是现在的格局,“中华酷联”占据大半江山,其中的酷派更是如日中天。

从寻呼机起家,转战到手机领域,曾推出全球首款CDMA/GSM双模手机等,技术上都是排在全球前列的,市值最高的时候达到了105亿。结果没几年时间,市值就狂跌到了17亿,2014年销量还排第六的位置,到现在已经跌出前十,老牌手机公司怎么就亏这么多钱呢?


小编今天就给大家扒一扒。



1993年4月,郭德英在深圳创办了宇龙计算机通信科技,也就是后来的酷派集团。


早期的酷派风光无限,1995年就成为国内第一家解决寻呼系统的厂商,2005年推出全球第一款双模双待智能手机——酷派728。在手机领域,某些技术遥遥领先全球其他公司。


去年8月6日,郭德英辞去了酷派的老大职位,今天的酷派市值仅仅只有17亿,还被停牌,曾经的手机界大佬就这样走下了历史舞台。




为什么会失败呢?原因有三:


第一:完全依赖运营商,运营商撤了,他也败了


自从酷派推出三模双卡双待的手机以来,很受国内三大运营商的青睐,早期运营商为了抢占智能手机市场,需要定制机,而酷派就是最好的选择。


相对于其他手机公司,酷派几乎完全依赖运营商,这样的定制机占了所有手机的80%以上。


酷派完全跟运营商捆绑,可以说是运营商的附属,自己更像是生产方,而运营商就是它的渠道方。也正是运营商的巨额补贴,不仅让酷派打造出“高端商务”的品牌,还成为“中华酷联”的一员。


互联网思维的造机模式,粉丝经济的兴起,各大互联网厂商和传统手机厂商纷纷入局,这个时代早已经不是运营商的天下了。2014年,运营商调低了合约机的补贴,并且将裸机销售作为主要销售方式,这对于酷派来说是致命的。


2013年,酷派在全球手机市场中的销量排名还在前10,达3200万部左右,营业额220亿,市场占有率1.8%。

而到了2016年,酷派不仅跌出了国内前十,连具体销量也没有公布,业内人士估计不到1500万部。而且2016年的财报拖了半年才发布,亏了42亿港元。


由于运营商的这一政策,酷派彻底跌下了神坛。


第二:转型后三管齐发,不仅没赚钱,还把公司逼上了绝路


运营商调整政策后,“中华酷联”纷纷开始转型,酷派也不例外,除了保持原有的运营商渠道外,制定了三条线上、线下、和其他公司合作的三线出击的转型路线。


线下渠道新建IVVI品牌,最后以巨亏收场


2014年11月,酷派与渠道商用10亿成立合资新公司,运营新品牌ivvi,准备在线下拼一场。


这次在战略上失败的一塌糊涂,ivvi不拼参数,主打外形设计、音效、拍照等功能,消费群体定位年轻群体。在这个看配置、看参数的时代,他这一下就输了一半。


主打音效与拍照,最大的竞争对手是vivo和OPPO,同样的定位,这两个品牌几乎包揽了所有综艺节目的广告。为了能分一杯羹,ivvi花血本请当红明星赵丽颖代言,结果最后因为没有付尾款与赵丽颖的经纪公司闹瓣。


而且自从进军电商到现在为止,ivvi天猫旗舰店上线的四款手机总销量仅有1324部。


由于营销乏力,产品亮点不足及售价过高等原因,ivvi自诞生之日起,就以“高价低配”及颜值不高的另类特性,受到用户冷落,Ivvi成了酷派的一个包袱。


2016年12月2日,深圳超多维作为接盘侠,拿出2.72亿元人民币,收购了ivvi手机80%的股份,成为ivvi最大股东。虽说这个赔钱的包袱终于甩出去了,但一下子就损失了7亿多。


电商渠道新建大神品牌,却成了周鸿祎的菜


相对于ivvi,大神算是酷派特别成功的一个品牌,2014年5月,在酷派举行的大神节狂欢活动中,就卖出100多万台大神系列手机,销售额突破10亿元,而且在京东上的好评率达到了97%。


大神跟ivvi刚好相反,主打高配低价,符合市场竞争的需要,到现在为止,酷派的大部分销量也是靠大神系列支撑。但是却因为酷派的一心二意,将大神拱手送给了周鸿祎。


2015年5月6日,奇虎360与酷派成立合资公司,打造新的手机品牌奇酷。同时源自酷派集团的“大神”品牌也将以奇酷公司为基础,与“奇酷”品牌协同运作。


不过这段婚姻仅安生了1个多月,6月28日,360的竞争对手乐视宣布成为酷派第二大股东。就此在三角恋之下,整个形势也变得微妙起来,直到老周豪言“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公布“复仇计划”。


根据酷派与360此前订立的协议,酷派不得与360的竞争对手就竞争业务订立任何投资及合作安排,否则360有权低价购买酷派合资公司股份,价格为认购价的50%。于是酷派持有的部分股份在2016年初被折价购回,360股权增加至75%。此举给酷派带来18.37亿港元的亏损。


此次事件被戏称为“一女嫁二夫给了18亿的分手费”。后来周鸿祎还收购了大神品牌,酷派最自豪的品牌大神和新成立的品牌奇酷就这样都到了老周的手里。


贾跃亭接手酷派,酷派时代落幕


而且乐视后来又花费10.47亿港元增持酷派股份到28.9%,成为酷派第一大股东,从此酷派成为乐视的子公司。如今连贾跃亭自己都顾不住了,更何况酷派这个烂摊子。


关于酷派出轨,市面上有两种说法,第一是酷派谋求变革,企图用乐视生态的内容提升酷派的市场竞争力。第二是酷派原董事长郭德英想要退出,套现开溜,所以将股份出让给乐视。


不管是为什么,这种一女嫁二夫,总归是不怎么光彩的。


第三:人心已散


今年5月爆出来,酷派与校招的300多名校招生解约,据传酷派某HR直言:酷派业绩一落千丈,“一夜坍塌”,“也许到了生死存亡的境地了”。再一次将酷派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实际上酷派内部的问题已经积累到了一定程度,有员工说酷派的净利真是“从牙齿上刮出来的”,出差规定只能买 7折的机票,以从深圳到北京航班为例,员工一般只能从深圳飞到天津,再转高铁,或者自己掏钱补足剩余部分。


规定每月必须加班40个小时,不仅没有加班补助,而且只能换一天的休假,还不能与节假日连着,员工对此早就不满。


在成立奇酷的时候,新员工都想申请调到那边去,但又怕被说见异思迁没敢提。


普通员工在酷派已经没有任何成就感,就连高管也是纷纷离职。从2012年开始,酷派中高层剧烈动荡,如原负责销售的常务副总裁李旺工作职责由外转内,负责品牌的副总裁苏峰离职,原TD和CDMA运营商销售团队被TCL、华为等竞争对手大量挖走。


而在当时,华为、联想、小米等竞争对手都在全球为手机业务开始寻找国际化高管,而酷派近年来非但没有大动作,相反大量中高层都选择了“出走”,颇有队伍散了的意味。


队伍都散了,这仗还怎么打?现在再看郭德英“一女嫁两夫”的对策,也算是良策,等老本都赔光了,也就没有什么价值了。


一位业内人士点评说,“奋斗了23年,老郭累了,退休去享受另外一种生活,这未尝不是一种更好的选择。”

郭德英的退去,代表了一个旧时代的结束,新时代的开启。


那么,被瓜分后的酷派还能将品牌继续延续下去吗?


相关公司:酷派


新闻来源:创日报

关注微信公众号:企查查
查看更多公司头条信息

暂无数据
我的关注
企业对比
还可以添加5家企业 清空
找关系
还可以添加5家企业 清空
企查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