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传媒亏损了三年,猫眼为什么还是喜欢上了它?

来源:投资界——无冕财经    |   发表于 2018-07-06

一纸公告,让猫眼电影最新一笔近10亿港元的投资露出水面。


7月2日,欢喜传媒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欢喜传媒”,1003.HK)发布公告,宣布与天津猫眼微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猫眼”)订立合作协议。


根据协议,猫眼将以约9.53亿港元认购欢喜传媒15.00%股份,认购价格为合作协议签订日之前三十个交易日的平均收市价,即每股约港币1.95067元。认购协议完成后,猫眼有权向欢喜传媒提名两名非执行董事及推荐一名财务总监人选。


同时公告称,欢喜传媒及猫眼电影将在影视项目的投资、宣发以及围绕欢喜传媒的流媒体平台“欢喜首映”的运营和拓展上展开战略合作。


一个是目前国内最大的线上电影票务平台,一个是绑定了张艺谋、王家卫、宁浩等“导演天团”的影视投资及制作公司,两者的合作将会产生怎样的协同效应?对于传言在筹备上市的猫眼来说,入股欢喜传媒又可以让它述说怎样的资本故事?


争夺上游话语权

欢喜传媒的前身为在香港上市的21控股。2015年5月,21控股宣布董平、徐峥、宁浩等投资者入股。交易完成后,阿里影业前主席董平以持股24%成为最大股东,宁浩、徐峥则以19%成为第二大股东,21控股也随之更名为欢喜传媒。


在业界看来,欢喜传媒最核心的竞争力是其背后堪称豪华的“导演天团”,已经先后签下王家卫、陈可辛、顾长卫、张一白、张艺谋,通过配股和给与项目资金获取这些导演作品的投资权与制作权,同时还与贾樟柯、文隽、王小帅、李杨、陈大明等导演保持密切合作。


这正是猫眼愿意大手一挥、豪掷巨资的原因所在。根据公告,欢喜传媒的电影、电视剧和网剧项目将给予猫眼投资权及独家宣发权;猫眼有权单独将这些权利转给猫眼指定的关联公司。


目前票务市场的线上化率已经超过80%,市场饱和,红利缩减,对于最初以票务销售作为切入点进入行业的猫眼来说,急需拓展自己的业务边界,寻找更多的营收增长点,往上游走成为出路。


实际上,猫眼在电影投资及出品的布局最早可以追溯到2014年。当年,猫眼作为出品方的《心花路放》斩获11.7亿元的高票房,成为当年国庆档的票房冠军。之后几年,猫眼与新丽传媒、开心麻花、光线传媒等公司都曾有过合作,主出品了《驴得水》、《羞羞的铁拳》、《大闹天竺》等作品。


但随着近两年行业资本膨胀,玩家增多,对上游优质项目的竞争愈加白热化。同时,项目到手后还要面对口碑扑街、票房滑铁卢导致亏损的风险。比如猫眼参与出品的《万万没想到》,上映前业界预估其票房可达15亿,而最后却只收入3亿左右的票房,对于出品方而言,收益大打折扣。


而通过战略入股欢喜传媒,实际上是与欢喜传媒背后的“导演天团”及其作品进行了强绑定,对于欢喜传媒的电影和电视剧、网剧项目,猫眼有投资权以及独家宣发权,可以看出猫眼希望争夺上游更大话语权的决心。同时,猫眼有权单独将这些权益转让给指定关联公司,也就意味着,猫眼可以转嫁风险,甚至通过溢价提前锁定收益。


流媒体野心

尽管欢喜传媒的导演阵容让人羡慕,但财务状况却并不乐观。2015年至2017年,欢喜传媒年亏损额分别高达9280万港元、12.54亿港元、9516万港元,累计亏损约14.43亿港元。


根据欢喜传媒2017年年报显示,其账上可流动的现金约为4000万港币,这对于单个项目动辄要投入上千万,并且回报风险高、回款周期长的影视公司来说,显得有点被动。


因此,猫眼入股的资金正好可以缓解欢喜传媒的压力。欢喜传媒在公告中称:“认购事项将为集团引入充足资金,加快集团之新媒体影视内容和服务及电影及电视剧版权投资业务之发展,以及将扩大本公司的股东基础。”


除了资金层面,欢喜传媒和猫眼战略合作的另一个重点,主要围绕欢喜传媒旗下的流媒体平台“欢喜首映”展开。


根据公告,猫眼将在其网站及APP内为“欢喜首映”提供服务入口,并利用其流量资源推广欢喜传媒的在线播放流媒体业务;另外猫眼将利用其互联网资源及技术,协助“欢喜首映”的运营与拓展。


与“爱优腾”不同,“欢喜首映”定位为全会员制的流媒体平台。打开“欢喜首映”APP,可以发现其排版简洁清新,走的是少而精的路线。徐峥的《我不是药神》、贾樟柯的《江湖儿女》、宁浩的《疯狂的外星人》等电影都会登陆平台首映。


欢喜传媒早在两年前就开始布局流媒体领域

2016年,欢喜传媒集团与全球著名的精选视频网MUBI签署合同设立战略联盟,MUBI同意将其知识产权及专有技术转让给欢喜传媒;同年,欢喜传媒和电讯盈科签订了三年合作协议,电讯盈科将为其在线视频平台提供设计及开发服务。


对于猫眼而言,借助欢喜传媒的流媒体布局亦可让其往下游渗透。


在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期间,猫眼方面表示,依托美团吃喝玩乐、腾讯社交娱乐两大生态系统,猫眼拥有美团、点评、微信、QQ、猫眼、格瓦拉六大优势流量入口,拥有超过2亿购票用户,还可以覆盖10亿泛娱乐潜在消费人群,六大入口单日曝光量级可超过4亿,这正是欢喜传媒看中猫眼的资源优势。


讲述新故事

猫眼目前的业务已经覆盖从影视娱乐内容出品、宣传发行、电影演出赛事在线票务到泛娱乐社区整个比较完整的产业链。但一直以来在资本运作上,猫眼都显得格外谨慎、保守。


查查君发现,猫眼只有在2017年以1.3亿元作价认购了光线传媒持有的网票网68.55%股权,成为网票网的控股股东。光线控股原本就是猫眼的控股方,因此这笔投资不过就是一桩“左手倒右手”的买卖而已。

图片来源:企查查

至于被称为2017年第一宗互联网巨头的并购案,猫眼以27.59%的股权“换来”了微影时代旗下主营电影票业务的微格时代。同年以6.56%的股份迎来了拥有电影、演出、赛事的微信入口等业务、100%股份作价8.97亿元的瑞海方圆,均是不涉及资金的交易。


但在与欢喜传媒的交易中,猫眼却一反过往略显保守谨慎的姿态,豪掷近10亿港元,不免让人联想到与猫眼的上市进程有关。


早在去年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就曾表示,猫眼有独立上市的计划。今年年初,据彭博社消息指出猫眼正在筹划于香港上市,并筹集大约 10 亿美元的资金。目前正在与潜在的顾问进行商议,拟于2018年晚些时候完成上市计划。


但猫眼的盈利情况一直是业界关注的焦点。此前因为光线前后几份公告中,对于猫眼盈亏金额的多次调整,也引起媒体对猫眼盈亏真实情况的质疑。


猫眼有盈利的需求,也需要在资本市场述说新的泛娱乐故事。有券商分析师认为,欢喜传媒与猫眼的合作是双方优势资源的互补,协同效应显著,对双方来说都为下一阶段的发展打入了一支强心剂,对猫眼上市更是大有裨益。


分析师表示,欢喜传媒与徐峥、宁浩、王家卫这些导演已签订的合作年限大概长约6-10年,也就是说,如果猫眼和欢喜传媒最终签订合作协议,并且能保持长期合作的话,猫眼能在6-10年与欢喜传媒共享这些导演及作品资源,通过投资、发行、转让权益等方式实现更大规模的营收,“资本市场愿意听到这样的故事”。


目前,欢喜传媒与猫眼的股份认购及战略合作仍需进一步磋商,同时也要等待政府及相关监管部门的批准。有分析师说,最终双方敲定合作没有太大问题,机率在70%以上。

关注微信公众号:企查查
查看更多公司头条信息

暂无数据
我的关注
企业对比
还可以添加5家企业 清空
找关系
还可以添加5家企业 清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