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疆无人机供应链腐败溯源:汪滔够狠,但不在点儿上

来源:钛媒体    |   发表于 2019-01-25

年末的科技圈集中爆发了一批内部反腐事件:


大到优酷总裁杨伟东涉嫌司法犯罪被移交警方,小到百度55名员工因虚报打车票被开除……最新发酵的事件是国内无人机的领军企业大疆在1月18日发布公告,称处理了涉嫌腐败和渎职行为员工共计45人。


和其他公司对腐败事件的讳莫如深不同,大疆这次反腐的信息非常透明,甚至把企业内部贪腐的套路和潜规则公之于众:


被处理的45名员工中,涉及供应链决策腐败的研发、采购人员最多,共计26人;销售、行政、设计、工厂共计19人;问题严重、移交司法处理的有16人,直接开除的有29人,供应链贪腐导致造成大疆平均采购价格超过合理水平20%以上,保守估计损失10亿。


大疆无人机供应链腐败溯源:创始人够狠,但不在点儿上  


      


大疆甚至用了“触目惊心”和“冰山一角”形容这次事件,主动宣布预计牵涉到的人数超过百人。


企业反腐自然理所应当,但不到万不得已一般不会大张旗鼓,毕竟在商言商,反腐会导致外人企业的管理水平和产品质量有所质疑,比如大疆这次坦承供应链成本居高不下,很多物料长时间以高价卖给公司,高价物料少则20-50%,低价物料可以到两三倍的成本,虽然大疆特意强调:


“这损失的10亿人民币每一分都是纯利,我们原本可以用来做公司发展投入和员工福利,却由于腐败而白白损失掉”,意图往福利层面带节奏。但鉴于大疆产品一直都标榜质好价贵,业界难免会怀疑消费者为大疆无人机付出的每一分钱是否花在了应该花的地方。


而同时有关大疆创始人汪滔的管理能力也被置放到风口浪尖。


汪滔技术出身,以骄傲和高调著称,他在2016年接受《中国企业家》时发出过“这个社会原来是这么愚蠢,包括很多很出名的人,或者大家以前当成神、现在也当成神的人,其实level也不高嘛。”这样的言论,更在2018年4月融资时让投资人竞价,非常不给人面子。


但他在企业内部管理层面上并没表现出过和他言论对称的睿智。


2015年前后,大疆内部其实就暴露出了腐败问题,汪滔本人也有比较清醒的认识,从对外的言论看,他是了解回扣是供应链的顽疾的, 并且也采取了一些措施,比如开除腐败人员,内部建立采购PK制度,但是从结果看,大疆的供应链管理反而愈演愈烈,到18年末时,内部腐败已经到了不得不大范围打击的地步了——大疆在2017年的净利润是42亿元,等于被吃掉了四分之一。


一位制造业高管:对制造业来说,供应链腐败其实不算新鲜事,也很难根治,不过一些传统行业比如汽车业已经到了相对平衡的状态,他认为,大疆这种腐败长期出现那可能就意味着变成了制度性腐败。


一个组织最终的问题就是领导者的问题,从了解到的信息看,腐败是一个结果,大疆真正的问题是,汪滔本人的个性和领导方式可能导致大疆内部在管理和文化层面出现了比较严重的问题,腐败只是后遗症之一。


残酷的赛马


汪滔技术出身,据说对产品特别有情怀,在外人看来,大疆也应该是一个技术至上的公司,但程序员在大疆的生存环境并没有想象那么宽松自由,在程序员聚集的知乎,可以看到离职员工对大疆的负面评价偏多。在公开媒体报道上,也能看到汪滔对员工设计不满时,直接吐槽“垃圾”的报道。


大疆内部推崇赛马机制和淘汰文化。


2015年,大疆推出的第一代植保无人机名为MG-1,到2018年9月,大疆农业宣称其MG系列植保无人机全国作业面结已经达到了1亿亩次。而就在前不久的大疆农业新品发布会上,“T系列”取而代之。


前述接近大疆的A先生表达了他的质疑:如果大疆农业的植保无人机真的如他们官方宣传的完成了1亿亩次的植保作业,为何不是给予MG团队更大的奖励和资源,而是要彻头彻尾地换班人马、换套体系呢?


他认为,虽然很多公司也有赛马机制,但如果过度,这种竞争机制会严重影响到产品线的一致性和经销商的利益,研发团队内部也会出现问题。产品在开发时就让两个团队分头去做,谁的产品好就用谁的,这本来无可厚非,但产品未被选用的团队结局是直接被干掉,这就太残酷了,而在产品研发过程里两个团队形成了恶性竞争,比如相互挖人,后期甚至产生了敌对情绪。


在反腐前,汪滔就把一个年轻的程序员送进了监狱。起因是该程序员在写完代码后把代码存在第三方云端,保存时不小心点了public,结果被黑客发现,试图攻击大疆的服务器。


大疆内部很快锁定了这位程序员,当时就要移交送法机关,其时程序员的父母甚至以下跪的方式求大疆高管放他一码,未果。此后这位程序员的上司以降职的方式保住了这位程序员,“当时大家还说老板宽容,结果老板在这位程序员的电脑上安装了后门软件,监控他的信息,很快掌握了程序员上传公开代码的证据(此前还没有实锤证据),还是给送进去了。”A先生认为:“其实依法办事本来没有问题,但这个过程让很多大疆程序员寒心,反腐前实际上已经走了一波人了。”


当然,也有员工认为大疆内部的竞争性问题不大,一位刚刚从国内某巨头公司跳槽到大疆的员工:“我们内部的‘怼’确实是真怼,但是对事不对人的,我觉得这总比一些组织内部的‘假怼’,对人不对事儿要好。”


文化与圈层的撕裂


在知乎,有为数不少的大疆前员工吐槽汪滔喜欢雇佣年轻的、有清华伯克利等高校背景的文科生做管理,当智囊团,即“外行领导内行”,一位无人机行业从业者B先生告知:“和他们接触过,感觉都很厉害,都是人精,但不太接地气。”


有一种说法认为,大疆大面积贪腐的现象和汪滔喜欢“文科生”外行领导内行有关。B先生称:无人机行业有两种贪腐形式:一种是大疆自己在公告解析的供应链贪腐,另一种是研发贪腐,“比如你作为主管是不懂研发的,你的下属告诉你要做飞行控制系统,就必须要用XXX厂商的芯片,这就是技术贪腐”。


因此,一边是程序员高压,甚至传出过程序员加班猝死的事故、一边是供应链贪腐获利而管理层管理不利,从离职员工的吐槽看,大疆实际上已经处于内部文化撕裂的状态,导致大疆在18年不得不到了壮士断腕,全面暴露管理问题也要大规模反腐的时候,但正如前述,任何反腐信息的暴露都是双刃剑,大疆为什么不但不低调处理,还要强调“只是冰山一角”呢?


反腐,反给谁看?


B先生认为,这是大疆在利弊权衡下的一个公关行为。据他和大疆内部一些员工的沟通后,大家普遍对营收比较悲观,认为营收会缩水,甚至利润也会大幅度下滑,原因是无人机消费市场的增长空间已经不大。


一位无人机爱好者:大疆的前几代产品都买了,但并未入手Mavic 2,因为感觉虽然比前代产品有升级,但升级点并不足够说服自己花费小一万块购置。他认为:“大疆确实是在消费无人机领域做到最好的,产品一直追求新、奇、酷,配置都是高端的,但到了今天,再往上走已经很难升级了,比如传感器已经做到一英寸了,再升级到两英寸?业界还没这个东西。”


在B先生看来,早期无人机应用的都是手机领域的成熟产品,价格可以做到很低,但是再往上走,已经用到了专业领域的产品,比如单反相机里的传感器,成本自然就要上来了,所以大疆在往行业走,比如安防、植保,等于进入到一个不追求极致硬件的领域,这样可以让已经成熟的、规模化、有利润空间的技术和产品发挥“余热”。



因此,“很多人觉得大疆高调反腐强调福利损失是给员工打降低年终奖的预防针,但更本质的原因可能还是给投资人看的,毕竟自己在上半年搞了一出竞价投资,到了年末,你们要有心理准备,我们利润数字要不好看了。” 


大疆的内部人士则表达了截然相反的看法:“其实反腐一直都在进行,并不是一个年末突然爆出来的事情,所谓的反腐公告给投资人看的推断,恐怕也只能说并不太了解大疆和投资人之间的关系。”

关注微信公众号:企查查
查看更多公司头条信息

暂无数据
我的关注
企业对比
还可以添加5家企业 清空
找关系
还可以添加5家企业 清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