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贤栋:支付宝西行记

来源:钛媒体    |   发表于 2019-01-30

摘要: 2018年,井贤栋宣称,几年以后蚂蚁金服半数以上业务收入将来自海外。蚂蚁看上去成了大象。


1月22日,井贤栋再次来到达沃斯——阿尔卑斯山深处的瑞士冰雪小镇。


零下十几度,西服外罩风衣,再加一条围巾。并非不怕冷,这位蚂蚁金服的董事长喜欢保持饥饿与寒冷。在公司,他每天坚持两个“7”,即吃饭七分饱、穿衣七分暖。也因此,他经常用乔布斯那句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自省,井贤栋期望有一天支付宝能像苹果那样走向全球。



论坛间隙,井贤栋出门溜达,很多商铺柜台都有支付宝的蓝色二维码。走到一家小店,他来了兴趣,掏出手机扫码买下几双袜子。


马云也在达沃斯,他去一家餐厅请朋友吃饭,买单时意外发现可以刷支付宝,顿时脸上浮现笑意。


2019年,达沃斯八成商户都开通了支付宝。某种程度上,达沃斯正是支付宝的起点。


2001年,马云第一次参加达沃斯论坛,飞了16小时,体验并不算好,却被深深吸引。后来他回忆说,“达沃斯是一个说狂话、空话的地方,但总能给我方向感。”因此,他每年都去。


三年后,还是达沃斯,台上讨论着企业社会责任,马云在台下觉得空洞无趣,但听着听着就入神,兴奋之余,打电话到杭州,“立刻、现在、马上,启动支付宝项目。”还补上一句,“如果有人要坐牢,我去。”


彼时,国内电子支付牌照没有放开,搭建担保支付系统面临各种不可预测的政策和法律风险。企业社会责任的讨论启发了马云,“领导力就是责任,如果觉得这个事情非常重要,付出一切代价也要做。”



马云的这通冒险电话引出支付宝,也成就了如今估值超过1600亿美元的蚂蚁金服。15年,支付宝从支付工具变身科技服务平台,从中国走向海外,还复制出九个“当地支付宝”。2018年,井贤栋宣称,几年以后蚂蚁金服半数以上业务收入将来自海外。


蚂蚁看上去成了大象。


蜕变之窗


达沃斯是观察支付宝变化的一个窗口。



2016年1月,井贤栋第一次到达沃斯参会。熟悉Jack Ma(马云)的人发现,他身边多了一个戴眼镜的、语速颇快但稳重的中年男子。后来,大家知道他是Eric.Jing(井贤栋),蚂蚁金服的总裁。


那一年,井贤栋没有给达沃斯留下太多印象,当时的蚂蚁金服才正式成立一年多。在公司内部,这位由CFO新晋的总裁像他的花名“王安石”一样发起变革,很多人评价他思路极其清晰、执行力强,极端乐天派、但攻击性弱、为人宽厚。


2015年7月,蚂蚁金服完成总额接近18.5亿美元的A轮融资,多家“国字头”投资机构参投。当时,井贤栋的主要任务是尽快推进战略与各项业务落地,尤其是与传统金融机构深度融合,输出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与创新能力。


一年后的10月份,井贤栋出任蚂蚁金服CEO。在此之前,蚂蚁金服完成B轮融资,估值从450亿美元涨至600亿。



井贤栋将全球化、科技与责任确定为蚂蚁金服三大战略。当时,支付宝在国内服务4.5亿用户。他如是描述蚂蚁金服的远景:将用技术在全球范围内提升对普通大众和小微企业的服务。未来十年,用技术、数据能力,服务全球20亿消费者,要做2000万家小微企业的CFO。


三个月后,再到达沃斯,科技与普惠成为井贤栋口中的高频词汇。他向外国政要和企业家强调,尽管Fintech很热,蚂蚁更愿意用“Techfin”,而不是“Fintech”来定义自己。


2019年井贤栋在达沃斯现场


“这不是玩概念,而是根本上的理念不同。金融的核心是管理风险,‘Techfin’是用技术,数据能力去助力金融,去服务那些普通消费者、普通商户,去提升金融机构的风险管理能力,帮助他们全面升级。”井贤栋解释说,“蚂蚁金服和传统金融机构的关系,是合作不是竞争,是建设性的共赢,不是颠覆性的破坏。”


在此之前,支付宝与微信支付在中国市场激烈竞争,各有得失。


2017年,蚂蚁金服在科技与普惠金融的理念下,聚焦支付和信用体系。数据显示,2018年初全国4000多万小商家靠支付宝收钱码实现了收银环节的数字化。同时依靠芝麻信用,支付宝用户在越来越多的生活场景实现免押金。


2018年1月,井贤栋第三次现身达沃斯论坛,他化身为支付宝“超级推销员”。此时,印度PayTM在支付宝的支持下,快速跻身世界四大电子钱包的案例,正被世界关注。支付宝经验所代表的中国普惠方案,成为IMF 总裁拉加德、联合国秘书长普惠金融特别代表荷兰王后马克西玛等国际政要感兴趣的话题。



全球化与自由贸易受到挑战与威胁,给世界经济复苏蒙上了一层阴影。2018年达沃斯的主题被确定为“在分化的世界中加强合作”,英国《金融时报》描述称,其任务是为一个四分五裂的世界的共同未来画出路线图。


人口、环境与贫困是当前世界公认的三大难题,普惠金融的包容性增长对解决这些问题有很大帮助。论坛期间,拉加德点名井贤栋分享支付宝的中国经验。


井贤栋举例,阿里巴巴平台有很多小微企业,通过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可以为它们刻画信用,快速便捷地提供贷款,并且随着规模扩大,额度也会提高,而这一切不需要人工介入。另外,中国有很多线下小微企业,由于成本原因没有安装POS收款机,支付宝通过二维码帮助它们解决收款问题,同时实现了线下的数字化经营。


据一位经常报道国际组织会议的记者描述,井贤栋在国际金融大咖之间不乏好人缘。2018年10月在印尼巴厘岛的世行年会上,世行行长金镛一进会场就大喊着“Eric!”,那种亲密像是多年未见的好友,走到面前,两人还来了一个熊抱。


支付宝一路高歌猛进,井贤栋受到内外认可。2018年4月,彭蕾卸任蚂蚁金服董事长,宣布交棒给井贤栋。她在内部信中表示,过去几年中,井贤栋一直是她的最佳拍档,给予她“无与伦比的帮助”,同时“他展现出了杰出而严谨的专业精神,品格公正无私,一直以激情和乐观感染鼓舞着大家。”


这个评价与马云高度一致。马云曾说,“井贤栋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理想主义、乐观主义和专业主义者的罕见结合。他心怀星空,却能脚踏实地,能够看到未来,也能把握现在。”


2018年6月,蚂蚁金服完成总额140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估值暴涨至1600亿美元,继续刷新全球最大独角兽公司记录。


培养“取经人”


马云说,有蚂蚁的地方,就应该有蚂蚁金服。这是井贤栋接任蚂蚁金服董事长时,被赋予的重任。


全球化的路上,支付宝已经完成了从0到1的过程,但如何从1到N?他在内部坦言,全球化之路如同西天取经,要经过九九八十一难,才能取得真经。


眼下,国际保护主义抬头,中国企业出海面临更加复杂的环境与形势。2018年初,蚂蚁金服收购美国汇款公司MoneyGram折戟;支付的天然金融属性,也意味着在国外市场必然面对更大的挑战和更严苛的环境。


在同事眼中,射手座的井贤栋是乐观主义者。一方面,他比别人更早洞察机会,敢于下注;另一方面,如果天时、地利不具备,就要努力创造“人和”,找对的人,建团队,拿到结果。



井贤栋总结,过去50年的事实证明,基于金融机构的IT架构变化,技术可以推动金融业变革。目前,发达国家金融业利润率太高,变革动力不足,新兴市场基础设施正在完善,反而机会遍地。


据世界银行统计,全球有20亿人没有银行账户,拥有银行账户的人中,有三四十亿人未享受到良好的金融服务。井贤栋认为这正是机遇所在,可以利用数字技术搭建一个平台,从发展中国家开始。


目前,支付宝的全球收和全球付服务覆盖200多个国家和地区,通过“技术赋能+合作伙伴”模式,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落地了9个“当地支付宝”,包括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国、泰国、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尼、韩国、中国香港。


其中,“印度版支付宝”首先落地,井贤栋是国内商界较早一批频繁飞向新德里的人。


Paytm是印度最大的移动互联网公司之一One 97 Communication旗下品牌,2014年进入互联网金融领域,推出电子钱包。赛富投资基金是Paytm的投资人,他们认为Paytm和支付宝很像,就将其创始人Vijay Sharma推荐给阿里,希望能够得到一些帮助。


2014年10月,Vijay Sharma在杭州见到马云、彭蕾和井贤栋,讲述了自己的初心与愿景,称想做印度的支付宝。当时,Paytm在印度的用户数不足2000万。


第二年1月28日,蚂蚁金服负责投资的副总裁韩歆毅到访印度。韩歆毅告诉Vijay Sharma,“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一个?”Vijay Sharma不解其意,眨眨眼睛说,“坏消息吧。”“阿里巴巴不投资。”闻言VijaySharma嘴张得大大的,然后沉默。过了一会儿问道, “那好消息呢?”“蚂蚁金服投资。”


据蚂蚁内部人士回忆,对于进入印度市场,起初内部意见并不统一。反对者的理由是,连李嘉诚都在印度吃了大亏。但井贤栋最后还是拍板,一往无前。


一年之后,反对者们发现,飞往印度航班上的中国面孔越来越多。


2015下半年,蚂蚁开始输出技术与管理能力。蚂蚁有一支至少20人的跨部门团队,每周飞赴Paytm位于印度新德里的总部,从系统架构改造到风控体系搭建,再到数据能力,全方位地帮助他们提升平台能力。


2017年,Paytm的用户超过2亿,当年印度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其市场份额达到74%。


印度项目之后,井贤栋对“西天取经”有了新的描述。


他认为关键在于培养“取经人”,他提出蚂蚁的团队要具备4G,“Global vision,即全球化视角,未来服务全球20亿用户; Global mindset——全球化思考,理解不同的需求; Global knowledge——全球化的知识,尊重文化差异,找到共同愿景;还有全球化的人才,也就是Global talent。


2018年5月,成功募得140亿美金之后,蚂蚁金服没有庆祝,团队花了一天时间做人才盘点,“喝了一杯茶算是庆祝了一下,但我们更迫切的是需要翻家底,看看面向未来储备的人才究竟如何?”那次融资完成,井贤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


在最近的达沃斯论坛上,井贤栋更多提及的是“巴基斯坦版支付宝”Easypaisa。


2018年3月,蚂蚁金服开始与挪威Telenor集团在巴基斯坦的子公司TMB (Telenor Microfinance Bank)下属的电子钱包Easypaisa展开合作。


当年7月底,巴基斯坦央行行长塔里克·巴杰瓦来华,井贤栋陪同他在北京逛菜市场。塔里克·巴杰瓦考察了中国人使用支付宝的日常,提出“把中国经验早点搬回家”。巴基斯坦是全球前十的汇款输入国,他迫切希望支付宝在一年内可以用区块链技术,改善本国人的跨境汇款体验,并为此专门开辟了“监管沙盒”试点。


168天后的2019年1月8日,Easypaisa运用蚂蚁区块链技术,打通了巴基斯坦与马来西亚间的跨境汇款。


168天是支付宝技术落地的最新速度。过去三年,从印度Paytm开始,已经有9个海外钱包加速落地。这意味,蚂蚁金服至少有9支团队常年在外奔波,井贤栋本人也像被拧紧发条,每天工作16小时,一年甚至吃掉超过200顿的飞机餐。


2018年,《基辛格:理想主义者》的作者尼尔·弗格森到杭州,井贤栋和他吃饭,席间提及蚂蚁在印度的故事。尼尔·弗格森很是不解,“很多人都说在印度做生意很难,你们为什么要去?而且谈起来合作伙伴总是很自豪。”


“我热爱文化差异,因为我们不同,如果每个人都一样,就太无聊了。我们有共同的目标,这是我衡量的唯一标准。”


这个经常穿西服打领带的男人,不能接受的就是千篇一律。

关注微信公众号:企查查
查看更多公司头条信息

暂无数据
我的关注
企业对比
还可以添加5家企业 清空
找关系
还可以添加5家企业 清空